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如何评价苏轼这首《江城子》)

2022-09-10 11:42:59

主题介绍:

苏轼的一首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我从两个方面来评价东坡的这首千古名句

(一)苏轼的爱情观

苏轼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孝顺父母,二人恩爱情深。可天有不测风云,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二人的爱情故事仅仅延续了十一年,这对苏轼是绝大的打击,其精神上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

“十年生死两茫茫”,恩爱夫妻,生死相隔,转瞬十年。“不思量,自难忘”,过去少年夫妻情深意重,更难得王弗蕙质兰心,明事理。这十年间,苏轼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颇受压制,心境悲愤;到密州后,苏轼对新所得税非常愤怒,孩子揪着他的衣裳对他嘀嘀咕咕。他说:“孩子们真傻!”王弗说:“你才傻。你一天闷坐,有什么好处?好了。我给弄点儿酒喝吧。”

苏东坡觉得王弗在喝酒这件事上比诗人刘伶的妻子贤德,这也是二人相濡以沫后达成的默契。王弗虽是一介女流,可她是进士的女儿,能读能写,聪明解事,办事圆通。她知道苏轼既是乐天达观,随遇而安,可有时又激烈而固执。于是让苏轼喝酒排解内心的苦闷。

正因为如此,苏轼的生活中是不能没有一个这样的女人把握船舵的。只有在妻子王弗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苏轼才有更多的闲情逸致去“沐于沂,浴乎舞雩”。也正因为如此,王弗成为苏轼最为信任依赖的人,很多事情埋藏在苏轼的心灵深处,别人也许不了解、不懂他,但王弗一定知道。同过患难,共过生死,日日的关心和爱护,充满信任的等待和抚慰。王弗和苏轼是相濡以沫,是心有灵犀,是恩爱两不疑的伉俪。

或许正是出于对爱妻王弗的深切思念,苏轼续娶了王弗的堂妹王润之,据说和王弗非常神似。面对一个与妻子王弗异常相似的女子,怎能不经常想念,怎能忘却亡妻王弗。但面对继室和孩子,这种深深的感情只能埋在心底,即使“不思量”,但“自难忘”那聪慧明理的贤内助。

天人永隔十年,只能面对千里孤坟,只能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才四十岁的苏轼已经容颜苍老,形体衰败,已经“鬓如霜”。如果午夜梦回,亡妻王弗是否可以认出自己,是否可以与自己一诉衷肠,但这一切皆不可能,可见苏轼的感情是深沉、悲痛的,而又是无奈的。

正所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苏轼和王弗的感情在人世间仅存活了十一年,可即使王弗逝去,依然不能阻挡苏轼对王弗的思念,可见苏轼对王弗的痴情苦心实可感天动地,让人凄清幽独,黯然魂销。

(二)《江城子》的艺术特色

 苏轼作词从不刻意雕琢、忸怩作态,而是发乎于情,止乎于意。他在论及创作时说:“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正是内容决定形式,而不是形式桎梏内容,唯其如此,作品才能有感染力。纵观浩如烟海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写追悼亡妻的确实寥寥无几。在几千年漫长而黑暗的中国封建社会,妇女在“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的重重枷锁下苦苦煎熬挣扎,人格尊严被剥夺,社会地位极其低下,很少有作者把不下堂的糟糠之妻堂而皇之地写进自己的作品里。中国历代文人墨客或沉溺于对窈窕淑女美艳佳人的苦苦相恋而不能自拔,如柳永“想佳人妆楼凝望,误几回天机识归舟”,如李商隐“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或倾心于流落江湖的歌妓红媛而泪洒一处,如白居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或被儿女亲情所系,如杜甫“遇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或津津乐道于相知相识的那种难舍难分的离别之情,如李白“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或浓彩重抹于亡国之痛故国之恋,如李煜“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而苏轼却一反常规抛开这些历代文人们乐此不疲驾轻就熟司空见惯的陈旧题材,大胆地写思妻之情,而且写得如此百结柔肠,丝丝入情,一波三折,在写作技巧上,《江城子》有着独特的“构筑”意境。

  其一是苏轼善于构筑一个虚幻熟稔而又美艳动人的场景来抒发自己的感情。“小轩窗,正梳妆”这可能是王氏生前一个极平常的生活细节,但一经被词人摄入词中就产生了不同凡响的震颤人心的效果。这些细节的描写,可以说如果没有活生生的生活细节作底色,任何情感都是虚假的,都是无水之源,无本之木。苏轼选取这一生活细节作为抒情的底色,使得他的情感有所依托并显得真实可信。这种在王氏生前司空见惯且美艳动人的场景出现在作者梦中,是虚幻的,然而又是实在的,或者说它曾经是实在的。这就形成了过去与现实的不协调性,从而带来苏轼内心情感的强烈波动和冲撞,这种美艳动人的场景一去不复返了,这怎么不会给苏轼带来无尽的悲伤痛苦呢?

  

  其二是苏轼善于构筑一个凄凉旷寂的氛围来烘托自己的感情。“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一“孤”一“无”,把这种凄凉的场景推到极致。“孤坟”且在“千里”之外,自然是“无处话凄凉”。逝者是孤独的,而生者同样是孤独的。“青鸾无处传书信”纵有满腹辛酸该向谁倾诉?苏轼写出了这种“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可能实现”的矛盾,即理想和现实的矛盾,则必然会产生出强烈的悲剧效果,从而在情感上引起读者的共鸣。

  

  其三是苏轼善于构筑,借助暗喻来抒发自己的感情。中国历代文人中借助暗喻的手法来委婉曲折地抒发情感者比比皆是,如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其诗境、心境是不言而喻的。“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为何耳鬓厮磨的夫妻相隔仅十年就不相识了呢?难道这种假设是虚妄且不可信吗?其实不然,究其原因是“尘满面,鬓如霜”,生活的风刀霜剑早已把作者磨砺得麻木而迟钝,作者的心也被窒闷的郁积磨蚀得粗砺起来,屈辱廉价的苟活、悲酸辛苦的劳顿,使作者未老先衰,身在而心死。苏轼一生仕途坎坷多舛,虽才高八斗满腹经纶却不被重用,一次次的被贬使他深深感到仕途的险恶、官场的黑暗、尘世的沧桑,仅十年作者就两鬓如霜。这种夸大生理上的变化无疑是作者内心长期被压抑而变形的精神世界的真实写照。作者明写思妻,实写自己郁郁不得志的悲怆情怀,一实一虚、一明一暗、一表一里、一内一外,起到了一石二鸟的效果。苏轼虽一生为仕,但在躔岩壁立、险恶难测的官场上却是一个弱者。因此,苟活中的苏轼只能在愁肠百结、度日如年中煎熬自己。一个生活在此环境和心境中的人还能不早生华发吗?爱妻若是九泉之下有知,还敢相认她曾经恩爱不尽的丈夫吗?这不仅仅是苏轼个人的悲剧,同时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TAGS: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搜索
排行榜
标签列表